电影《辩护人》一度让人非常压抑。它让人重新审视了内在的自己。它把我尚还残缺的英雄主义理想完全摧毁。听到“哪里不平哪有我”“路见不平一声吼”这种呼喊已经不再热血沸腾,挺身而出的情怀已经慢慢远离了自己。这与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观念是冲突的,就催生出一个现实与理想的新的矛盾结合体,努力适应各种规则而不在固守着原则的人。努力地把生活过得更好,英雄留给愿意做英雄的人,做一个默默为英雄鼓掌的路人,做休管他家瓦上霜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正如鲁迅笔下那群麻木的看客,曾经多么鄙视的那群人,原来自己的本质也就是那群人。所以说认清楚自己,也是一个相当难受的过程。

都说韩国有三宝,韩剧、整容、李敏镐。其实,这到底是韩国浮浅呢,还是说出这话的人浮浅呢?最起码,今天笔者想要推荐的这部韩国电影,没有什么青春偶像,俊男靓女,你死我活的爱情。但要说这部电影是一宝,则无可厚非。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八十年代的韩国釜山,开场讲了一个屌丝律师(长相很大叔那种)看准了当时韩国房地产交易火热,为当事人进行不动产登记服务。然后电影时不时又拉进了这位律师的回忆,原来他当年不过是釜山商业高等学校的毕业生,一开始工作仅仅是一名建筑工人,收入微薄。穷到什么程度呢?一次吃饭,他趁老板娘进屋子里的时候,他身上没钱付,就直接开溜了。但他拿着微薄的薪水去买来司法考试的书,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当上了律师。而当他刚开始进行不动产登记的时候,都被其他学历高的律师嘲笑,认为一个商业高中的律师也只能干干这玩意儿了,简直是不入流。但事实证明他成功了,很快他的律师事务所门庭若市,他也有了自己的助手,有了前台小姐。然后宋律师又回到那家小饭店,找到了老板娘,还了当年的饭钱,得到了老板娘的原谅,大家还成了好朋友。电影到了这里,似乎已经皆大欢喜了。我以为,这是不是又是一部屌丝逆袭的励志片呢?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不会想着挥笔而就,把他记录下来。
电影的转折也来了,影片出现了韩国军政府授予几个有功警察奖章,而时间是1981年。这就把屌丝逆袭的美好童话拉进了当时的真实历史情境。因为在韩国现代史上重要的一个民主运动光州事件就发生在1980年。如果六二五战争是韩国由死而生的起点,那么光州事件则是韩国由野蛮而文明的起点。电影再次回到宋佑硕律师,一次和高中同学聚会,他和其中的一个已经是记者的同学发生了冲突。原因是这个记者像个愤青一样的,怒骂国家,怒骂政府。宋律师就问他骂能改变什么。(这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记者痛斥他只顾着赚钱,根本不顾忌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另一方面,由于光州事件导致军政府高度紧张,思想控制和镇压进一步加剧。釜山当局出动警察逮捕了一群在进行读书交流会的高中生。而那个小饭馆大娘的儿子镇宇就在其中。不过这事,没人去通知家属,大娘本人并不知道。镇宇消失这几个月,大娘疯狂的寻找(单亲家庭),而这不得不把本来只顾赚钱的宋律师拉了进来(因为宋律师每天都来她家吃饭)。在宋律师的帮助下,大娘在拘留所找到了镇宇,但这孩子已经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见到人就立刻机器人般的“交待问题”,“供述罪行”。
大戏才真正拉开,税务律师宋佑硕华丽转身变成了人权律师,但他似乎是不懂世事的懵懂少年一样,在法庭上痛斥检察官、警察甚至是军政府,弄得法官、其他辩护人都是尴尬至极。具体的辩护过程,是最精彩的部分,我想自己没必要在这里讲,也讲不了,各位看官还是自己去看。通过一系列艰难的证据收集、辩护,最终在当时的韩国军政府独裁统治下,检察官同意和宋律师做交易,让他停止无罪辩护,换取镇宇仅仅两年的徒刑。虽然结局不是完美的,但在当时的条件下,能这样已经可以说是最大的战果了。影片没有结束,到了1987年,宋佑硕成了民主运动领袖,带领市民上街抗议政府,他被逮捕了。而这时,来为他辩护的律师占到釜山执业律师的大半,故事结束。这其实是讲一个过程,当时镇宇出事的时候,没有律师愿意沾惹这种事情,不赚钱,还得罪政权。而现在,大家都站出来了,这就是历史的进步。
威尼斯网站网址,本片中的宋佑硕律师是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为原型,这故事则是以1981年釜林事件为素材改变而成的。卢武铉1966年毕业于釜山商业高中。高校毕业后,编过渔网、盖过房子,1968年到1971年入伍服兵役。在此期间,他一直在专研法律知识。1975年,在连续考了第七次司法考试失败之后,卢武铉终于考上了,1977年就任大田地方法院裁判官,8个月后辞职。1978年,卢武铉在韩国釜山开了一间律师事务所,他接办的案子多为有关税务诉讼案。
而“釜林事件”发生在1981年,当时釜山检方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以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戒严法”、“集市法”等罪名,非法拘禁正在进行社会科学书籍阅读聚会的22名学生、教师和公司职员。其中19人被检方起诉并获刑1-7年。当时,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担任了免费辩护,以该事件为契机,走人权律师的道路。自此,卢武铉积极投身于时局运动,为劳工运动和穷苦百姓的命运奔走。卢武铉一直以底层民众权利的捍卫者自居。
这部电影和《太极旗飘扬》一样,让我看到韩国人对韩国历史的深刻反思。《太极旗飘扬》是在讲述民族内战对人性的考验,那么《辩护人》则是讲述了威权统治下混沌的人觉醒,卑微的人反抗,展现了一个民族走向民主化的一个侧面甚至只是一个碎片。而在这个碎片里却似乎能全景般地感受到整个大韩民族从对政治的冷漠发展为追求民主的热情,从对民主运动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对民族国家的高度责任感。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辩护人”是起着引领的作用,正是宋佑硕们,应该说正是卢武铉们,引领了韩国民族在八十年代抓住了历史的契机,使得这个地理上的小国一跃成为东亚文明大国。这部电影里给我们展示了民主化过程中的几种人,一种是老大哥、记者这种觉醒而作为的人,一种是海东建设少东家这种觉醒而不作为的人,一种是检察官,警监这种坚决捍卫体制的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宋佑硕这种本来只顾赚钱而逐渐转变为正义而辩护的人。宋佑硕的一句话使我难忘,“岩石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弱也是活的,鸡蛋总有一天会跳过石头。”面对强大的体制,我们个体的力量显得卑微,但我想面对历史,再强大的体制终究也将是尘土。
2014-8-8

    律师在心里的印象,来源于香港的电视电影里,他们离我们的生活如此遥远,总觉得是一个非常牛逼和高大上的行业,他们西装笔挺,精明干练,在庄严的法庭上,潇洒而从容又巧妙地应对着各种刁难和质问。因为佣金不菲,所以他们出入的地方是豪华的场所,在逼格极高的场所优雅地品着咖啡。电影《审死官》里,大状师周星驰把律师行当在我心里又再次拨高了一层,聪明智慧、舌绽莲花、反应灵敏,法律在他们手里,就是最好的武器,连天子有时亦要绕道而行。那时一直就在想,能做一名律师该多好,虽说不会像影视里那般拉风,但至少可以很大程度地改善生活。

    电影《辩护人》里,电影主人翁工地上的搬砖工作宋佑硕显然和我们普通人一样抱着一般的想法。追逐猎物解决温饱问题是动物的本能,所以任何一个人,都想着怎么去改善自己的生活,催人奋进的励志故事历来不曾缺少,尤其是屌丝走向高富帅的逆袭,更能唤取平凡大众的共鸣。高中生宋佑硕绝对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从来就不想欠也不欠任何人。可是这天下工后,饿极了的宋佑硕决心要吃一回霸王餐。那是一个很小的小馆子,那里饭菜非常廉价,老板娘也很和善,只带着一个很小的孩子。吃饱了就跑,想必老板娘不会追他也绝对追不到他,年轻人跑得是比兔子还要快的,心思细腻的宋佑硕想得非常周全。但是他口袋里其实是有饭钱的,他反复地在口袋里捏着这张快要揉碎的纸币,付还是不付钱,真的在要落跑之前,他陷入两难的困境里纠结个不停。付了这顿饭钱后,等下就没有钱再买法律书籍和复习资料了,思想斗争里这个念头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所以他落跑了,一直跑了很远很远,跑到桥头的时候跑不动了,因为愧疚,他迎着河畔吹来的风难受地哭泣。宋佑硕能够逆袭,因为他坚守着一条原则,很简单,只有六个字:“永远不要放弃。”他曾像我们中的无数人一样:在工地上搬砖时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伟大的建筑师;在教室里吃粉笔灰时幻想着成为体面的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在办公室里腰酸背痛爬格子时幻想着成为被人前呼后拥走哪里有人高喊肃静回辟鸣锣开道的大人物;蹭着工地昏暗的灯光他啃着书籍学习幻想着成为律师界的周星驰。有原则而能坚持下去的人是不一样的,在宋佑硕啃下了大部大部的法律书籍后,他成功通过了天下第一考,拿了令人艳羡的A照,并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攒下了很多钱,过上了很好的生活,并很好的回报了当初欠下饭钱的老板娘,两家还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如果整个剧情只是这样,这显然还不够成为一部电影。因为这个为了买套学习资料就得吃回霸王餐的搬砖工人此刻绝对不会想到,他的逆袭竟然要这么伟大和彻底,要一直逆袭到了权力顶端大韩民国总统。

    电影主人翁宋佑硕的原型为卢武铉,2003年宣誓就职韩国总统,2009年以跳崖自殒的方式证明来自己清白。在韩国,鲜少有导演为政治家们拍自传体电影,为某人唱赞歌是圈子内较为不屑的行为。而电影原型出身于草根阶层,其超卓的人格魅力、奋斗的过程感染了无数的韩国选民,导演兼编剧韩宇锡就是其中的一个。值得玩味的是剧本脱稿于卢武铉就职之时,然而直到卢武铉殒落之后,电影的拍摄才正式提上日程。
    
    在成功取得司考证之后,律师宋佑硕是一门心思攒钱过日子,每天老婆孩子热炕头,还买下了当初当建筑工人时修的可以看得见大海的房子。80年代的韩国,处于军事政变后的独裁专政时期,以这种方式夺取政权的统治阶级,更担心会有朝一日别人同样以这种方式来取代自己,所以意识形态管控得也格外地紧。以常人的标准来看,宋佑硕是成熟的,他清醒的知道政治的风险并远离政治,个人在体系面前是渺小而脆弱的。政治好像离平民生活十分遥远,又总会以某种不经意的形式无所不在地来临。老板娘的孩子镇宇,那个朴质而纯真的年轻人失踪了,因为涉嫌传阅反动书籍被国安军警秘密抓捕囚禁审讯。抛开两家的深厚交情和老板娘的求助和哭泣不谈,律师宋佑硕太了解镇宇这孩子了,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他决定要当孩子们的辩护人,这个决定也让他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因为案件涉及国家安全秘密,全韩国的律师界都不约而同地回避三舍,没人敢接这桩案件,即使那几个法定的辩护人,也心里清楚法庭审判只是象征性地走个过场,结局早已注定。宋佑硕的助手对此很清醒,他告诉宋佑硕如果接这个案子的话,那就是和以往的安定日子说再见了。
   
     镇宇在律师宋佑硕心里,善良老实本份,眼神像阳光一样坦诚,像泉水一般清澈。然而就一个星期不见,镇宇在他面前完全像换了个人,那畏缩、惊惧的眼神,瑟缩的身体上触目惊心地满是乌青的伤痕,唯一仅剩的语言就是绝望而凄惨喊着“妈妈,妈妈,救我……”在到底承受了什么程度的凌辱和虐待才能如此地改变一个人?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律师宋佑硕较真了,他以自己的智慧找到了越来越多不利于控方的证据,不断地给控方施加压力,控方开始反弹,场内场外的精彩博弈开始了。律师宋佑硕明显属于弱者,然而在威逼、利诱、毒打、污蔑面前,甚至于对家人人身安全的恐吓下,他都没有妥协,思想变得越来越激进,他想起了自己刻在天花板上的话:“永远不要放弃”,不要放弃的对象演变成了自由和民主。当面对海归高层关于法治、民主需要过程的劝说时,律师宋佑硕说:“因为国民不富裕就不能受法律保护,就不能享受民主,这种说法我是无法接受的。”任何以经济发展程度、文化素质水平作为延迟民主的推托,都是耍流氓,但强盗总有强盗的逻辑,哪怕是一个伪问题,也会有一大帮丧失气节的知识分子为之形成又臭又长的理论体系,这就是当时的韩国专政现实情况。律师宋佑硕孤身而决绝地抗衡着整个庞大的统治体系,像以卵击石一样。难道享受自由和民主,培养孩子们健全的独立人格真的就只有移民他乡这个途径?律师宋佑硕不相信,对自由和民主的信念,他愿意用生命去为自己的孩子们,为了下一代去争取。他义正辞严的质问、怒目圆睁的咆哮、抗议不公的滔滔雄辩把对方逼得气急败坏,还是改变不了宣判的结局,镇宇那群少年们,被依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庭审之后,律师宋佑硕变成了街头游行抗议中那个冲在最前头的民主人士、异议分子。最后,被当局逮捕,理由非法聚众闹事冲击国家政权。因为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那么事实证据也可以是由当权者所创造的。律师宋佑硕从法律的坚定捍卫者,走到带头违反法律者,一个妙到毫颠的暗喻,在专制强权政治需要面前,法律和婊子无异是可以随意摁上去摩擦强奸的。

    “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孵化越过岩石。”在庭审现场,当地142名律师中的99名,自愿作为律师宋佑硕的辩护人。当愿意为英雄鼓掌并支持英雄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通常正义也就快要到了,越来越多的律师宋佑硕们,他们齐心协力打破了壳的制囿,让韩国的孩子们迎来了新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清风徐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